当前位置:首页 > 平谷报
我家圆了安居梦
  回眸改革开放40年,感慨万千。房子之于中国人,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,房子是安宁,是幸福,是避风港,房子是家。今天与大家分享我“家”的变化。

  从我记事起,最早娘家有三间房,两个屋子,东屋住着爷爷奶奶和两个姑姑,西屋住着爸爸妈妈我和弟弟妹妹,等我嫁到婆家,住房并没有得到改善。当时已经有40 年历史的三间土坯房,东屋住着婆婆公公和侄子侄女3 个孩子,我和丈夫住的是不足9 平方米的西屋,放一张旧的木质双人床,和一组母亲陪嫁的柜子,因为房间小,柜子门不能直接打开,只有侧向一边才能从门的一侧掏出里面的东西。最让我不适应的是和老人孩子就间隔一堵墙,翻身床就会嘎吱嘎吱的响,每天睡觉就一个姿势,睡一宿觉,早晨醒来跟搬山似的累。

  五年过后,丈夫的单位在大秦铁路平谷火车站分了30 多平方米一室一厅的楼房,虽然这房不是自己的,但住起来踏实轻松多了。这样持续了8 年,在取消合同工教师政策实施后,我失业了。后来又在城区找了份工作。可问题来了,每天我回家要骑1 个小时的车,太不方便了。于是,有了新的住房梦,但存折上只有1 万块钱,最终看中的那套二手没有装修的楼房需要7万块钱,那6 万块钱从哪里来啊?我俩一致同意拉下脸来,和亲戚、朋友、邻居、同事借。一番辛苦后,终于有了自己的三室一厅。虽然没有华丽的装修,没有精美的家具,但是随着我们两口子的工资飕飕上涨,8 年后不仅还清了6 万元的借款,又用10 万元进行装修。今年我家房子又赶上了老旧小区改造,橘红色的保温外墙,黑色欧式景观坡屋顶,白色的空调防护栏,真是美极了!

  前年,我独生女儿嫁给了一个山东小伙儿,俩人都是在首都科技前沿阵地,干互联网、卫星遥控工作,考虑每天回平谷不方便,小两口凭着政府的好政策贷了款,在寸土寸金的首都花500 万买了自己的一套“两室两厅”。家具都是高档定制的,打扫用的是无绳吸尘器、机器人,现代化的厨房厨具,吃完饭用洗碗机消毒柜,喝的是直接从水管出来的矿泉水,晚上可以在家里看大片,那大屏幕跟看电影没啥区别。

  去年,考虑到家里有闲钱,我又把老家的祖宅翻建了,正房钢筋水泥结构,又做了彩钢四坡屋顶,东西厢房顶上可以种菜养花,四周有不锈钢的栏杆,院子全封闭,四面玻璃窗,100 多平方米,我们三代足住,还安装了煤改气设施。等春暖花开时,回老家吃着农家饭,喝老泉水,赶古老大集,简直是过神仙日子。

  改革开放40 年,我家圆了安居梦。现在我可以去市里住闺女家,也可以待在平谷城区守着自己的一份安宁,倦了累了就回乡下生态村小憩。40 年时光荏苒,40 年沧桑巨变,40 年的光辉历程,今天我们守着平谷这块碧水蓝天,享受祖国改革开放发展带来的红利,享受这一方富裕和清澈。

  2020 年休闲大会在我的家乡举办,我要向来自五湖四海的世界来宾大声疾呼,世上风景万千,我的大中国风景如画,我的家乡平谷风景独好!让我们坚信,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一定会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;让我们坚信,中华民族必将创造一个又一个辉煌的40 年。让我们坚信,明天的平谷会又一番别样景象。
 
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 
上一篇摒除陈规陋习 倡厚养薄葬新风??下一篇票证的历史见证